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财经资讯 >
新冠疫情长期化致韩国抑郁人群增加_国际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7-17 04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人民网讯 据韩媒《东亚日报》报道,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,随着经济、社会活动萎缩,韩国民众心理压力日益加重,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抑郁症。对此,一名执政党议员提议政府帮助民众共渡“心理”难关。

据报道,当前疫情已持续近六个月,患有抑郁症或焦虑症的人越来越多。4月份韩国政府实行了“保持社交距离”强硬防疫措施,不少患者担心被感染,前往医院就医人数减少。但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今年4月统计的医院各科目诊疗费变化情况显示,精神健康科的诊疗费为544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3.16亿元),同比增加12.9%。这与同期其他科目诊疗费的减少形成鲜明对比。比如,小儿青少年科诊疗费为256亿韩元,同比降低67.3%,耳鼻喉科也减少45.6%。

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制图

经济活动萎缩 导致心理产生疾病

报道称,家住首尔龙山区梨泰院的A某(33岁,女),近期前往医院精神健康科做了检查,被诊断患上失眠症。据悉,A某经营着一家实体服装店和网店,受疫情影响,线上线下生意十分不景气。同时,无法从供货公司拿到货款更是雪上加霜。5月初,梨泰院一带爆发夜店集体感染事件,顾客人数大幅减少。不断增加的债务压力使A某夜不能寐,最后选择接受心理咨询治疗。

精神健康医学科医师、大韩医生协会政策理事成钟浩(音)表示,“一位50多岁的企业家因疫情导致海外出口受阻而患上抑郁症,不久前第一次来到医院接受治疗”,“最近因经济上遇到困难而出现抑郁症或焦虑症症状,前来医院就诊的患者增加了”。

社交活动受限 “生活失去乐趣”

大邱的一名67岁女士B某上个月也被诊断患上抑郁症。B某是一位虔诚的教徒,但疫情发生后,她很难参加教堂礼拜和集会,也几乎没有其他社会活动。B某向医生倾诉称:“最近总是很难过很伤感,觉得生活没有一点乐趣”。

据专家介绍,由于长期保持社交距离而产生孤独感和焦虑感的患者日渐增多。此外,庆北大学医院精神健康医学系教授张成万(音)表示,“疫情扩散导致教会、爱好者协会等社会活动大幅减少,因此有越来越多心情郁闷的人来医院咨询诊疗”。大邱一咨询中心职员也表示“还有人害怕被感染,一天洗十多次手,或是全天戴着塑料手套,像这种焦虑症、强迫症现象明显增加”。

首尔大学医院精神健康医学系教授权俊秀(音)表示,“如果因经济、社会问题引发的抑郁、焦虑不安和强迫症加重,可能会诱发一系列社会问题”。7日,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崔慧英(音)提出传染病预防法部分修正案,提议类似新冠肺炎等传染病大流行时,中央和地方政府应向民众发放精神健康管理费,向他们提供心理治疗等。(编译:申玉环 实习生 王晨阳 审校:吴三叶)

Power by DedeCms